垄断的行业越多对社会造成的危害就越大

据《长江日报》9月12日报道,湖北黄冈挨着长江,是个不缺水的好地方。但是在黄州区堵城镇,却有近3万老百姓每天为水发愁。居民家家备纯净水,家家安抽水泵,以应对经常不期而至的“停水期”。究其原因,是供水企业大禹公司供不上水,而地方政府计划从外引水,却屡屡遭到大禹公司阻挠。

自己供不上水,还不允许人家从外引水,垄断企业的狂傲与蛮横,再一次叫人认识了什么叫垄断的合法绑架。一直以来,垄断之下的商品和服务都会贵一些,还会不断涨价,但有关方面老是强调的“价格波动在居民的可承受范围之内”,人们无奈之下也就忍了。但是,“守着长江没水喝”的供水事件却告诉我们,与不断抬高的生活成本相比,垄断导致的巨大社会成本更是令人心惊的。

垄断之恶,在于搞乱人们的生活秩序,而始作俑者自身不会有丝毫不安——在黄州区堵城镇,从2006年起,大禹公司供水开始不正常,之后的停水“短则一两个小时,长则一两天”,最终导致“家家备纯净水,家家安抽水泵”,人们为用水耗费了多少时间和精力,要承担多少压力,会生出多少怨气!

垄断之戾,在于阻扰官方的合理举措,而始作俑者兀自强词夺理——2007年起,堵城镇政府计划从黄州接供水主管到镇区,可是大禹公司不但阻挠堵城接黄州的水,还将关闭该镇的取水点,关闭供水阀门,并要求赔偿900万元的损失,理由就是这里属于我供水的地盘,别人不能插足。

垄断之悲,在于不给人家看到问题解决的希望,而始作俑者依旧逍遥自在——堵城镇缺水怎么办?市民要求供水无下文,政府另接水源遭阻扰,而掌控着出路的大禹公司自2006年至今,一直未推出实质性解决措施。正是垄断,让合理的诉求在法律面前变得不合理,让影响市民生活的祸首变成谁也动不得的“太上皇”。

垄断的最大危害,是它生产的商品或者采取某种行动,让社会负担了巨大的成本。尤需重视的是,垄断还会扭曲正常的社会关系乃至人们的心灵。譬如,垄断如此强势,垄断行业怎么可能不凌驾于其他行业之上?谁又不以加入垄断行业为荣?久而久之,正常的社会秩序被破坏,正常的社会发展被拖累,正常的人才流通被防碍,正常的讲理观念被颠覆……垄断,正一笔一笔地在社会成本方面欠下巨账。

上帝欲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某些行业挟垄断之,无所不用其极,我们可不可能指望垄断行业良心发现自行了断,始终还是得依靠制度的力量去解决问题。比如,发达国家在城市供水上,几乎都已实现“绝对市场化”,数十年来也没见供水方面出过什么大的乱子,人家并不比我们傻,而是早早就看透了垄断——垄断必然带来低效率,而垄断的行业越多,对社会造成的危害就越大;因此,只要能放开的行业,当断则断,一律放开。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