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土总统访伊释放多重信号

俄罗斯总统普京和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19日与伊朗总统莱希在伊朗首都德黑兰举行三方会谈,就在阿斯塔纳进程框架下解决叙利亚问题交换意见。同日,三国领导人还分别举行双边会晤,伊朗最高领导人哈梅内伊也分别会见了普京和埃尔多安。

分析人士指出,美国总统拜登结束中东之行后不久,俄土伊三国领导人齐聚德黑兰,对发展三国双边关系、稳定地区局势、减少地缘冲突风险等产生积极作用。随着美国近些年来在中东地区战略收缩,同时中东国家逐渐加强外交自主性,中东地区政治格局呈现新变化。

7月19日,在伊朗首都德黑兰,伊朗总统莱希(中)、俄罗斯总统普京(左)和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会谈前合影。(新华社发,伊朗总统网站供图)

叙利亚问题是此次俄土伊三国领导人外交互动的重要内容。在乌克兰危机升级背景下,三方在该问题上较易找到“公约数”。

据伊朗外交部网站消息,三方在会后发表的联合声明中强调了阿斯塔纳进程在和平、可持续解决叙利亚危机方面的主导作用。叙利亚问题阿斯塔纳会谈由俄土伊三国于2017年1月发起,主要目的是推动叙利亚境内政府军与反对派武装实现停火并合作打击叙境内恐怖组织等。

中国西北大学中东研究所副教授王晋认为,尽管俄土伊三方在叙利亚问题上存在分歧,但叙利亚近期安全形势趋紧促使各方认为有必要进行沟通和协调。

俄外交部外交学院教授亚历山大·瓦维洛夫说,伊朗和土耳其都是中东地区重要国家,对推动叙利亚问题政治解决具有重要作用。俄土伊三方就叙利亚局势进行会谈有利于弥合分歧,稳定局势,并显著降低地区冲突风险。

俄《国防》杂志主编伊戈尔·科罗琴科认为,在当前地缘政治局面中,三国讨论形成“莫斯科-安卡拉-德黑兰”新合作模式,有利于俄加强在中东地区影响力。

俄土总统访问伊朗前夕,拜登总统任内对中东地区的首访刚刚结束。有分析说,俄土伊三国领导人此时在德黑兰聚首,一方面被外界视为寻求自身外交突破,更多则是出于合作上的需求。

多年来,美国在中东的战略考量是将伊朗塑造为“敌人”并联合地区盟友对抗伊朗。面对围堵,伊朗着手加强在中东地区外交以谋求自身发展破局。伊朗外长阿卜杜拉希扬撰文说,此次三边会议在伊朗举行,其背景也是伊朗推进以邻国和地区国家为中心的外交政策。

2021年4月10日,在伊朗首都德黑兰大巴扎,一名男孩坐在关闭的商店外。(新华社发,艾哈迈德·哈拉比萨斯摄)

伊土两国均面临不小经济压力,土耳其通胀率持续高位运行,伊朗因长期受到制裁和封锁,国内经济民生亟待改善,两国在经济领域互补性很强。

伊俄方面,两国均面临来自美国的压力:俄罗斯因乌克兰问题受到美国等西方国家极限施压;伊朗因伊核协议谈判陷入僵局,短期内难以打破被孤立封锁的局面。在此背景下,深化伊俄双边关系对双方有利。19日,伊朗外汇市场启动伊俄本币交易。同日,伊朗与俄罗斯能源企业达成总额约400亿美元合作协议。

普京此行是其在乌克兰危机升级后第二次出国访问。俄罗斯国际事务理事会主任安德烈·科尔图诺夫指出,俄罗斯和伊朗均受到西方制裁,无论在经济、政治、军事还是地区层面,伊朗作为俄合作伙伴的重要性都在增加;土耳其是北约成员国,俄土双方在地缘政治问题上始终保持联系,继续发展双方关系符合俄战略利益。

此次会晤期间,埃尔多安与普京举行了双边会晤,就乌克兰粮食运输通道问题进行讨论。有分析认为,在全球面临严峻粮食危机的背景下,消弭土俄分歧有助于相关工作持续取得进展。

近些年,美国在中东战略收缩,对中东问题的关注度和投入力量下降,甚至常牺牲盟友利益,种种政治算计让中东国家逐渐认清了美国真面目,纷纷谋求战略自主,不愿“随美起舞”。

分析人士指出,俄土伊三国领导人的双边和多边会晤再度向外界发出重要信号,中东并非美国的中东,地区国家在解决自身发展问题的过程中不会轻易选边站队,中东地区多极化格局进一步显现。

在乌克兰危机中,土耳其从自身政治、经济和安全等角度考虑,多次拒绝跟随美国等西方国家制裁俄罗斯。土发言人易卜拉欣·卡林说,土方需要考虑自身利益。

伊朗《消息报》网站刊文说,即使拜登访问中东期间依旧渲染“伊朗威胁”,但包括海湾阿拉伯国家在内的相关国家仍多次表达与伊朗缓和及发展关系的意愿。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教授范鸿达说,如今的中东国家自主性明显增强,受外部影响的程度呈下降趋势。

还有分析人士指出,俄土伊领导人系列会晤直击美国在中东的痛点,对拜登日前的访问起到“稀释”作用,系列会晤成果向外界表明,中东地区不再是美国一家独大,美国主导的中东时代已经发生重大变化。(参与记者:耿鹏宇、熊思浩)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